阿宅801

【RPS/Evanstan AU】苦糖果 13

狗血味酸糖浆:

美国富商X罗马尼亚偷渡客的狗血AU,RPS且AU,都是脑补,不喜莫入。


不存稿了,日更什么的有就珍惜爱护一下吧(。)


各种过渡,以及蛋白质粉末(。这种程度而已就不要屏蔽我了吧




  这两周半发生了很多事,Sebastian忙得团团乱转,到这几天才尘埃落定,把自己放对位置。


  他搬进了新家,移民区的公寓老旧,单元房小而挨在一起。他的住处在最末端,内部被翻修过,家具电器一应俱全。Chris没提过这个,不过Sebastian知道自己又欠了一笔。


  大部分住户来去匆匆,住在隔壁的Chace则是个例外。他比Sebastian还小两岁,有一对浓密的上挑的眉毛,身上的轻松感与这里格格不入。在一次借伞,一次对半夜弄丢钥匙无家可归的邻居的收留后,他们很快熟悉起来。Chace说自己并非移民,只是半个月前和家里人吵了架,又不幸被所谓的模特工作室所骗,如今需要一个房租低廉的地方撑到找到工作。我可不想回去被他们笑话,他说。


  他们统一战线,最终一起在一家不错的酒吧找到了工作。老板娘Scarlett是个火辣的金发美人,在这一片很混得开,见到他们的第一面就丢了两件制服过来。穿上这个,端上三个玻璃杯从这头走到那头。她命令道。他们照做了,又被问了一些问题,接着很快跳到了在这里工作需要遵守什么规则。到这时Sebastian才有机会告诉老板娘自己还会一些调酒技能,老板娘沉吟片刻,拍板给他定了某个吧台调酒的位置。调得不好也没关系,你可以学,端盘子的那个也是,她调笑道,你们的脸够弥补一点笨手笨脚。


  后来他们知道其他同事在私底下悄悄叫她女王或者陛下,真有道理。


  手忙脚乱的几天之后,Sebastian惊讶地发现自己开始适应了。白天他在中午醒来,一点点探索周围的地图,偶尔和Chace同行,或回去时多带一份饭。入夜到凌晨是工作时间,和之前的工作差不多,只是赚得钱足够让他白天不必打另一份工,而且非常轻松安全。Sebastian小心地问过Chace,压在酒杯下递还给他的电话号码是不是非得打回去,那会儿Chace正核对着点单,觉得好笑似的看了他一眼,说,要是哪个家伙的魅力让你觉得自己“不得不”这么干的话,那就干吧,哥们儿。


  一切都和曾经不一样。这里也有闪烁的灯光与音乐鼓点,也有嬉闹舞动的人群和在阴影中亲吻的身影,但大家都满足于此。没有毒瘾是在这里工作的前提条件之一,带小药丸的人会被保安扔出去,Sebastian只听说过,还没撞上过。客人走光的地上不会留下针筒、血迹、保险套和爬不起来的人,有个醉过头的姑娘咯咯笑着在他脸颊上留下湿乎乎的吻,那就是在这里工作以来受到的最大骚扰。和曾经比起来,这里的夜晚都安全得像白天。


  Sebastian手机里的号码数很快超过了一只手,Chace打头,老板娘随后,接着是其他同事们、一家外卖热线、一个咨询热线。他始终没记下任何客人的号码,哪怕Chace说酒吧里给侍应生号码人多半只想玩玩,和他们轻松地约会个几次也并不吃亏(自从发现Sebastian是个新得像刚出厂的移民,Chace就自告奋勇地负担起了教他此地风土人情的职责)。


  “你有恋人吗?”Chace好奇地问。


  “没有。”Sebastian说,“但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个。”


  Sebastian没有恋人,他只有一个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债主。好吧,债主可能早就宽宏大量忘了他。有钱人总是有很多选择,很多号码,很多能消遣的东西,Sebastian不知在名单里排到第几位。离开时他就做好了慢慢被遗忘的准备。不过Sebastian觉得自己应该再等一段时间,要是现在和哪个姑娘约会,万一Chris还需要他的话,那对他们都不太礼貌。


  这个一段时间是多久?Sebastian还没仔细想过。


  为生活奔忙时,脑袋里没空想东想西,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想过Chris。他没一直想那张英俊的脸,有力的手,手落在他身上……结束后的头几晚,Sebastian很难把那个晚上从自己脑袋里完全赶出去,不能怪他,那真的不可思议,Chris简直是个魔术师。Sebastian头一次知道男性被插龘入居然会舒服,他一直以为男性之间的性龘交只和权力、暴力、性龘癖和单方面泄龘欲有关呢。想想看,直肠又不是个性龘器官,付钱操龘男龘妓的要么因为男人便宜而肉龘洞插起来都一样,要么因为男人更刺激、耐龘操、更让人享受权力;付钱让男龘妓操的则多半有点受虐狂。Chris简直开启了新世界。


  又或许那只是个特例,因为那是Chris,Chris想要他舒服他就会舒服。Chris就是这么好,好到Sebastian不敢经常想他,只得把他扫进那些永远回不来的记忆堆里,像储备粮一样留待下一个难以承受的时刻回味。他能处理的很好,真的。


  接起陌生号码的电话时,Sebastian根本没准备好听见那个声音。他把酒递给一个忙于和女伴调情的客人,心不在焉地对手机喂了一声。从那头传来“那个”低沉的声音,他说:“Sebastian。”


  酒吧里的杂音消失了一个瞬间,等它们回来又显得太吵闹。Sebastian拍了拍同事让他看着点,自己蹲下往后一缩,指望吧台挡住乱响的音乐。“噢,是的,”他舔了舔嘴唇,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又用两只手抓住,“晚上好,先生。”


  “你那里人很多?在玩吗?”


  “不!在工作……不过可以马上离开,我之前帮人顶了班。”他马上补充。


  “很好。你现在在哪里?”


  Sebastian报出酒吧地点,Chris说如果方便的话,十分钟后有车会到门口接他。他点了一阵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面看不到。“是的!”他赶忙回答,“好的!是的!先生。”


  十分钟后他在门口看到了那辆车,车里居然不止是司机,Chris就坐在后座,和当初把他带回家时一样。这比Sebastian心中直面Chris的时间还早,他还没做够准备,只好胡乱点着头打招呼。


  “你看上去过得不错。”Chris说,


  “谢谢!我很好,谢谢您,为所有一切。”Sebastian真诚地回答。


  他们没再说别的,Sebastian坐在Chris旁边的位置上,听见自己的心一下一下击打着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突破皮囊从里面跑出来。他调整呼吸,紧绷着,不去看那张出现在脑子里的脸。Chris活生生坐在旁边,穿着深色三件套,在车里那点微光下也气势逼人得能拍下来登到商业周刊和时尚杂志上。Sebastian不敢看那双眼睛,保持着一尺距离,好在Chris也没靠近……


  Chris抓住了他的手。


  好像把两个磁极之间的那张纸抽掉了,两块磁铁啪的一下靠在了一起。Chris抓住了他的手,把他往自己那儿一拽,然后他们的嘴唇一下子黏住了。等Sebastian注意到时他们已经吻得难分难解气喘吁吁,吮龘吸对方的舌头像在吮龘吸橡皮糖,唾液从嘴边漏出来,又被舔掉,发出大量响亮的啧啧声。Sebastian脑袋里的安全栓爆炸了,把加上层层封条缩起来的不可告人小心思炸得满脑子都是,炸得太碎以至于读不出来。Chris抓着他的腰,把他们的胯龘部贴在一起,两边都能感觉到对面裤子里传来的硬度和热力。


  要不是车到了,Sebastian就会直接射在裤子里。Chris强行中止了这个,喘着气起身,并把他拉起来。他问Sebastian是否吃过晚餐,得到肯定答案后点了点头,几乎一路拉扯着冲向房间。


  他们在过道上搞了第一次,车里的延伸版,脱掉裤子相互摩擦同时吻得不可开交。刚开始Sebastian还能把手固定在身侧,鉴于他依然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允许随便触摸对方,但很快他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接吻的感觉好的要命,他喜欢Chris的嘴唇,Chris的舌头,从Chris口中直接渡到他嘴里的音节,他吻得大脑缺氧以至于没法再关心规则和礼仪。他抚摸Chris的腰,攀上强壮的背肌,插入那头短发(Chris的头发其实不算金棕色,要更深一点,但Sebastian总会下意识想到太阳、金子或雄狮),谢天谢地Chris没工夫注意到。


  他们在床上来了第二次,衣服都没脱干净,只来得及找出润龘滑油和保险龘套。Chris操了他,不太痛,很舒服。接着在浴室一起清洗时又一次。最后一次在回到床上之后,没有插龘入,又是和中学生似的手活儿。白洗了澡,谁他妈在乎啊。Sebastian射得腰都发软,Chris搞不好也没好到哪里去,停下来后不久他们就陷入了昏迷般的睡眠。半夜里Sebastian被热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热烘烘的怀抱里。


  他突然想到Frank,在学会怎么口龘交后,他的确想过让对方教他更多东西——有备无患嘛,男龘妓们说一些经验和技巧能救命,新手最容易被玩死。而Frank听他忐忑地说明来意,只是哼了一声。你是个小可爱,睡你不吃亏。他说。但是算了吧。要是我的第一个孩子能活到现在,他大概也有你那么大了,懂吗?滚吧小鬼,我对你没多大兴致。


  “要是有机会,去和你喜欢的人睡一次。”Frank看着烟蒂,像在看着早就在岁月里成了渣的东西,“不会后悔的。”


  现在他明白了。他完蛋了,但是怎么会后悔呢?他想回头看看Chris的脸,又怕将对方吵醒,只好小心低下头亲吻Chris挂到他肩膀上的胳膊,一触即离。当然不会后悔,他想,我会把每一秒都记一辈子。

评论
热度(842)
© 阿宅801 | Powered by LOFTER